中国电影新力量:为文化繁荣书写新的光影华章

时间:2017.12.07 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

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


就在上个月,中国电影迎来了一个崭新的起点——票房冲破500亿元大关,观影人次达到14.48亿,产业核心指标再次实现重大突破;就在前几天,第三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(以下简称“论坛”)集结了一批青年导演、编剧、演员等电影创作骨干力量,就行业发展议题畅所欲言。


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张宏森在论坛上指出,中国电影在新时代的新目标新任务新要求已经明确——“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、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精神力量”;电影发展的时间表路线图也已经敲定——“紧密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和‘两个十五年’,提升电影核心竞争力、构建电影文化软实力、形成电影国际影响力”。


昂首于新时代,充满活力的中国电影正在积蓄新力量,迈向新征程。


“创作兴则电影兴,质量强则产业强。提高中国电影的创作质量和水平,是当前电影工作的重中之重,是我们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需求的中心环节。”张宏森如是说。


到2020年,中国电影银幕数量将超过6万块,年产影片约800部,年票房达到700亿元,中国或将成为继好莱坞之后新的世界电影制作中心,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——这样的目标已经不再遥远。数字之外,中国电影要力攀质量新高峰,拥有“思想重量”和“诗性品格”,更成为中国电影人的共识。


“电影还是要回归到它的创作本体、人物塑造、电影叙事以及故事本身的艺术魅力。”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认为,未来10年将是中国电影全面超越好莱坞的绝好机会,所有电影创作力量都应该凝聚起来,形成内容生产的全面繁荣。


在深感“新时期到了,新力量有了”的同时,中影集团公司原董事长韩三平更加坚定的是,中国电影一定要坚持最本质的东西——情感、情怀、故事、人物。“如果一部电影能在情感上引起观众共鸣,让观众喜爱,就一定会收获票房的成功。”


“电影与观众在一起”“与人民在一起”已经从3年前“中国电影新力量”提出的一个口号,逐步成为每一个电影从业者的创作自觉。


近5年来,一直致力于文学作品改编的导演郑大圣坦言,改编《村戏》的起心动念源于对贾大山这样的作家由衷的感佩。“小说原作和这群演员教给我,创作者从来不是人民之外或是人民之上的任何人。同其情,和其体。我们本来就是他们”。


上周,总局电影剧本中心主任苏小卫刚刚带队从海南采风回来,这次的题目是海南环岛高铁。在苏小卫看来,今天的智能手机可以告诉我们关于环岛高铁的一切数字,但是与建设者、亲历者面对面感受是不一样的,数字从他们嘴里说出来是有感情有温度,也有美学有诗性的。“不用脚丈量土地,不接触这些人民,就看不到他们眼中的自豪和骄傲!中国电影进入到从数量增长到质量提高的关键时期,电影人更应该学习高铁建设者滚石上山、团结一致的奋斗精神”。


苏小卫介绍,5年来,剧本中心已经组织了13批近200名专业编剧深入生产建设第一线,足迹从南海渔村,到北国边疆;从红色赣州,到老工业基地;拜访过浙江民间戏剧传人,也结识了小岛上的渔民。“编剧们向生活学习,向人民学习,每次都有丰富的收获和感动”。


新导演们谈论中国电影


“面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方位,立足民族电影文化占据主导地位的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,青年电影创作者要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引下,聚焦时代主流,讲好中国故事。”张宏森如是说。


2017年,青年导演吴京和他的《战狼2》创造了中国电影乃至世界电影市场的新历史。让所有电影从业者倍感振奋的,不仅仅是票房纪录的一次又一次刷新,而是中国艺术形象、中国电影、中国创造真正在国际舞台立起来、强起来了。


用《战狼2》编剧刘毅的话说:“中国故事、中国人物、中国精神力量加上类型电影的规律,我们的电影能够走得更远。”刘毅坚信,类型电影不是好莱坞的专属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实一直是全人类的普适价值观,中国故事加上类型化的讲述方式,可以实现中国的文化自信和价值输出。


在《绣春刀》导演路阳看来,印度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和泰国电影《天才枪手》的成功对中国电影走出去也具有启示意义。“它们都不是好莱坞风格的作品,而是完全区别于好莱坞模式、具有本土特色的电影”。


路阳认为,中国电影一定要寻找东方内核和中国精神,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掘创作的题材和角度,在电影类型上进行全新探索。“找准我们自己拥有的更有价值的东西,努力与观众靠近,提供不同于好莱坞的电影体验,这正是中国电影未来探索和成长的空间”。


《唐人街探案》导演陈思诚是一位年轻的父亲,对他来说,最大的心愿就是“我们的孩子能在中国人自己的‘迪斯尼乐园’里奔跑,我和我的同仁们所创作的艺术形象能陪伴他们一同成长。假以时日,我们中国电影一定能超过好莱坞电影,希望通过自己的创作和努力让全世界更多人看到中国电影,通过中国电影了解中国、爱上中国”。


“我们有幸遇上了一个好的电影时代,中央重视、社会关切、人民期待;我们有幸遇上了电影发展繁荣的关键时刻,资本活跃、市场扩大、观众支持、条件优裕。我们要珍惜这样的时代和时刻,用高尚的艺术修养、端正的专业态度、诚实的劳动精神、朴素的人格作风,用更多更好的优秀作品,来回报时代,给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。”张宏森如是说。


正如演员黄轩所说,作为电影工业的一个工种,演员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环节;又如论坛主持人尹鸿教授所言,作为整个行业关注度最高的职业,“演员是电影这座大厦最重要的外观”。


难能可贵的是,近年来崛起的一批新生代演员在表演道路上不断进取,正在成长为中坚力量,为中国电影注入新的活力。与此同时,青年演员们深知自己的责任与使命,他们中的大多数对于行业浮躁之风等问题不回避、有反思。


青年演员景甜和杨幂不约而同谈到了工匠精神。杨幂认为在很多年轻演员的心里,工匠精神是一直存在的,“我始终觉得表演是需要演员用心去严肃对待的事业。我们做的事、传达的价值观,必须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,向社会传递更多正能量”。景甜表示,青年一代的电影人要担起中国文化输出的重任,“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需要更多人了解和接受,中国电影、中国电影人就是最好的名片”。


在主旋律电影《建国大业》中扮演粟裕将军的新生代演员刘昊然,对于有机会借助电影传达中国精神感到骄傲。“新生代演员有义务肩负起这样的责任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坚定高度的文化自信”。


“90后”演员代表鹿晗表示,作为公众人物,除了要以正能量做好本职工作,也要肩负起社会责任,积极投身公益。“这份社会责任不仅体现在我的一言一行中,也体现在我的影视作品中。选择什么样的角色,什么样的作品,这个作品能够传递什么样的价值观都会直接影响我的‘粉丝’。这种责任将鞭策我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积极向上,为当代青年树立榜样”。


年轻演员们齐聚一堂


新时代的电影梦,青年电影人这样描绘——


《泰囧》导演徐峥:


电影创作中,我们应该积极选择现实题材,形成中国电影的核心竞争力和创造力。这些作品关注当下、关注生活,从现实中汲取营养,用电影语言描绘现实中的故事,传递希望、爱和力量。同时,要在传统文化中提炼共鸣,构建中国文化软实力。电影本体永远服务于人性和情感,而不能服务于人民币。我们要学会从传统文化中淘金,挖掘当代价值主题,进行现代技术的创新和创造。


《羞羞的铁拳》导演张迟煜:


喜剧是非常本土化的艺术,做好本土喜剧是观众的需求。这就涉及什么是现实主义作品的问题。我认为现实主义是宏观的,而不是针对个别题材的,无论《驴得水》还是《羞羞的铁拳》,能够反映社会现实、具有现实质感的就是现实主义作品。拍中国观众爱看的喜剧电影,抖好中国观众喜欢的包袱,反映中国社会的精神面貌,正是开心麻花的追求。我想,这也应该是我们艺术工作者的追求。


《空天猎》编剧张力:


军事题材是大国力量集中的象征,这个题材一定要突破,一定要创新。我们的军事顾问中有很多一线的飞行员,其中很多案例来自飞行实践。这些活灵活现、有质感的素材给了我们很大触动,要讲现代的故事,把现代感编织进去。


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编剧袁媛:


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历史的创造者和见证者,会成为历史的剧中人,我们也是历史的剧作者,所以我们也不可推卸地肩负着时代赋予的责任和使命。我一直把电影创作比作一场接力赛,但这两年我更深刻地感悟到,它不仅是一场接力赛,更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接力赛,每一棒都要接好。编剧任重道远。


演员黄轩:


很久以来,我们在准备角色的时候常常去看其他国家的演员如何表演,从中借鉴。现在中国强大了,文化事业也进入了繁荣发展的新时代。我有一个心愿,希望今后周边国家、欧美国家的演员们在准备角色的时候,也要看看我们中国电影,看看中国演员的表演,从中借鉴和受到启发。


演员周冬雨:


我们应该以身作则,让明星效应服务于大众、服务于社会。做一个好演员,首先得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和个人品德,尊重、学习前辈们和学校传承下来的理论知识和表演技巧,让中国电影的新征程更有活力、更有意义。


演员这个职业是被时代推着走的,所以我们要在保持初心的前提下,一直对自己的工作抱有新鲜感,要对剧本、角色和观众负责。


异兽来袭
科幻

异兽来袭

小女孩滑雪遇怪兽

蜜月计划
喜剧

蜜月计划

婚前转正婚后试爱

建军大业
剧情

建军大业

群星协力军威永驻

缝纫机乐队
喜剧

缝纫机乐队

生命不熄摇滚不停

夜闯寡妇村
悬疑

夜闯寡妇村

小鲜肉深陷寡妇村

遥远的天熊山
剧情

遥远的天熊山

茫茫林海回归真我

博评网